论转变中的美国对华战略

时间:2017-07-22 09:12:14166网络整理admin

二十七年前,美苏结束两极对峙格局,国际秩序开启以美国为主导的单极支配局面,自此,虽然国际力量对比出现多极化的倾向,但仿佛并没有哪个国家能与美国的综合实力相媲美 然而,不到三十年的时间,今日之美国视中国为对手,并有全面遏制之势这一方面说明中国的综合实力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并引起美国的足够重视,另一方面反映出美国社会由于长期沉浸在单极支配世界秩序的情境中,面对“突然”出现的对手,既恐惧又担忧美国恐惧中国是否威胁到了美国在国际政治中的优先地位,担忧美国是否正在衰落,而逐渐衰落的美国又能否应对中国这个强劲的对手如今,美国战略界对华全面的、强硬的遏制取向不断升腾并逐渐付诸于实践 但事实是,美国对华战略的转变只考虑到遏制中国的必要性,但是没有评估这种战略转变的长期有效性和可实现性相反,这种对华战略将会对美国产生强大的副作用,甚至会遏制美国自身的发展,或将成为导致美国衰落的真正推手从这个视角出发,讨论美国对华外交战略发生转变的过程和原因,并尝试分析对华战略转变对美国的反作用,对认识美国对华战略转变的本质具有启发性意义 一、美国对华“相对温和”战略的动摇 导致美国对华“相对温和”战略的动摇可以从以下两个层面分析 一方面是中国的综合国力确实在稳步提升,这时中美进行实力对比会导致美国在客观上的“相对衰落”但是,中国整体实力的进步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具有客观性在冷战结束后,克林顿政府以“接触”政策主导中美关系,1993年11月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时任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实现了首次接触,随后的1997年和1998年,中美两国领导人又成功实现互访“接触”政策使得中美两国关系逐渐步入正轨进入二十一世纪,由于美国小布什总统先后陷入9.11恐怖袭击和伊拉克、阿富汗战争的泥潭,虽有对中国发展进行遏制的倾向,但奈何力不从心这给中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同时需要注意的是,中美两国在经贸领域的相互合作也在不断加深,相互依赖程度在不断提升到了2008年,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各国在金融危机的沼泽中无法自拔,而与西方国家的景观相反,中国经济在全球性金融危机中依然相对坚挺,并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西方截然不同的经济景观导致以新自由主义为基础的“华盛顿共识”(Washington Consensus)受到质疑美国战略界对中国的态度在这时开始逐渐转变,客观的说,这是一次迟到的转变中国发展的引擎在加足马力的高速运转着,而美国似乎“对它置身其中的世界毫无准备” 另一方面具有主观性,可以分为两个对象来讨论 首先,美国在冷战后形成了国际优势地位,而美国也始终担心丧失这种优势这使得“美国衰落论”从二十世纪末至今都不绝于耳美国人担心的更多是其国际优势地位的丧失对国内生活的影响亨廷顿认为反复出现的衰落之忧可能“更好的反映了美国人的心理状态而非权力状况”美苏冷战半个世纪后,两极平衡被打破,美国获得国际政治的优势地位“这种优势本来是特殊历史背景下出现的非常情况”,但美国战略家却因为经济的繁荣和日益优越的国际地位而产生两种错觉:左翼认为“美国是各国国内变革的最终仲裁者”,按照这种说法,“无论哪个社会,无论其历史文化背景如何不同,美国都有一套合适的民主对策”而右翼则幻想苏联垮台是因为美国“重新采取了强硬立场” 在这种“冷战后思维”的影响下,形成了美国外交的“优先论”特朗普执政后,再次把“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提出来当人们提出某种需要的时候,往往是已经缺少它的时候美国社会对其冷战胜利所滋生的优越心态是分析今天中美之关系的重要因素因为美国对华战略的转变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华盛顿认为中国威胁到了美国的国际优势地位约瑟夫·奈分析道“对衰落的过度担忧将使美国人转向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而这会限制美国处理日益增强的国际间相互依赖所带来的问题的能力”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今天的种种行为正在实现着奈的预言 除此之外,另一个分析对象中国,作为经济上不断发展的大国,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以及“心怀天下”的传统政治文化的影响,外交战略开始从“韬光养晦”向“有所作为”转变而国内的民族自信不断提升,甚至偶尔会自信过头而滋生出自满的情绪这些因素投射到两国的对外战略中都会导致矛盾的出现 总而言之,美国对华战略的转变是由于中国的不断富强而使美国社会产生危机心理,客观的和主观的因素形成内外夹击之势,促使华盛顿做出战略改变 二、美国对华“强行遏制”战略的升腾 美国对华态度的扭转大致发生在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后,标志性事件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提出2017年特朗普执政以后,中美关系急转直下,美国对华态度开始转向强行遏制特朗普政府以中美贸易、南海争端、台湾海峡、朝鲜半岛、印太战略等复杂敏感的问题向中国施压,手段比较强硬无论是大规模的贸易战还是政治上的过激言论,这些事件或说现象都是中美两国的根本矛盾发生运动的生动侧面,十分激烈 实际上,美国对华态度的强硬扭转是两国长期以来各领域矛盾不断积累而发生了质变,在这些众多的矛盾中,目前仅在经济领域出现爆点,而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内,其他各领域的矛盾也都会逐渐展现矛盾是简单的运动形式的基础,更是复杂的运动形式的基础 在这里着重分析以下几对矛盾: 一是中美政治价值观的对立,体现在对未来政治发展的取向不同中国长期倡导的是和平与发展的国际社会环境,主张不干涉别国内政,国家无论大小都应当承担相应的国际义务和责任,理想主义或曰自由主义的色彩浓厚美国则持续享受冷战后的优势地位,从当前来看,美国既不想付出成本或承担责任,又想保持其在国际政治中的优先地位,现实主义理论作为其决策层的主要参考依据这就导致两国对既存国际体系、国际秩序有着不同的理解,对未来的国际社会形态有着不同的构想 二是中美意识形态的对立,体现在两国政治形式的不同当中美两国实力相对持平,国际话语权不断接近时,意识形态之争必定会再度兴起美国乐于把今天的中国和冷战时期的苏联放在一起比较,包括目前很多美国学者认为“新冷战”即将来临,这背后都有意识形态的深刻影响 三是政治文化的对立,体现在两国决策层和民间团体政治思维方式的不同中美两国在政治行为和政策取向上呈现很明显的不同《周易》中讲“变则通,通则达”,中国外交受此影响,故而强调遇事要“变和通”,通过对话、协商等温和手段来解决而美国则习惯使用“围和堵”的方式解决问题美国不理解中国的政治艺术,倾向于实用主义 四是政治心理的对立,主要体现在两国社会对彼此的认识存在偏差甚至曲解中国近代历史的屈辱经历导致社会对美国的认知不可避免的带有感情色彩,而美国对于向往共产主义的中国的反感则主要源于冷战时期对苏联的恐惧在民族主义不断升腾的二十一世纪,这样的相互认识结合网络舆论的宣扬传播和放大显然会使矛盾更加剧烈的运动当然,美国对华战略的强硬转变不止以上四对矛盾运动的影响,这里只分析了其中的大端,还有许多更为复杂甚至鲜为人知的矛盾在相互激荡,但以上每一对矛盾都值得详细分析和讨论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得出以下三点结论: 其一,中美缺乏共同的政治价值目前从表面来看,中美间的共同战略价值主要在两个领域有所交集,一是经济的往来合作,二是共同参与全球问题的治理但是,中美经济贸易的压舱石在2018年变成了火药桶,而两国参与全球治理仿佛都为了建立一种“新的国际秩序”,但谁是从本质上思考,谁是从形式上思考的这个问题有待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其二,中美关系缺乏政治性保障前面提到,虽然两国经济依赖程度逐渐加深,但是战争却首先在经贸领域发生,应该反思的是中美经济关系的脆弱性和敏感性目前,中美维系政治关系的主要文件仍是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签署的三个联合公报,在政治领域的合作远远落后于两国经济关系发展的需要没有政治性的保障两国关系将始终处于不安全状态; 其三,两国从高层到民间都缺乏足够的战略信任国家间信任水平的加深很难,但信任度的降低却很容易尤其是目前执政的特朗普政府,外交行为已经十分不规范、不友好,这使得两国间的相互信任水平大打折扣 综上,分析了美国对华遏制战略升腾的一些重要原因,但不是为了描绘悲观的图景,而是为了尽量客观的展现两个世界大国间存在的矛盾,以及矛盾产生的一些因素,这有利于进一步分析美国对华战略转变对美国的反作用 三、结论:美国对华遏制战略将反作用于美国   首先,美国在围堵遏制中国的战略中极易导致自我角色定位的模糊,陷入全局性的战略迷失之前分析过,中美之间矛盾的运动导致了美国对华战略的转变,而这些矛盾弥散在中美关系中,在多领域展现出来如果美国只顾及应对中国的崛起,那么其全球战略就可能出现漏洞“美国的真正问题不在于它是否被中国或其他任一竞争者所取代,而是它将面对众多极具权势的挑战者同时兴起”可以说,美国对中国的遏制不是因为中国是中国,换作其他某国,只要美国认为威胁到他的优势地位,都会采取相当的应对策略而这样的政治思维势必会导致美国丧失自我当前特朗普政府已经有了这种倾向——一边进行着战略收缩,解决国内问题,另一边又不想失去在关键地区的主导权一旦美国陷入自我角色迷失的境地,那么美国将真正走向衰落之道   其次,美国强行遏制中国将导致其国际形象和政治价值取向的崩溃美国始终强调美国人追求的是公平和正义,但是,美国的公平和正义包含了太多的美国逻辑和美国优先论“堕落意味着价值判断……而衰落仅仅描述了一种权力关系”在国际关系领域,“仁慈”只发生在国家强盛之时,对国力和形势的判断,是决定要不要“仁慈”的关键很显然,美国对中国已经不再仁慈了特朗普在2018年为美国铸造了一面贸易保护的大墙,但并不是所以美国人都认同他的做法与中国有着广泛贸易往来的俄亥俄州的州长在近期发表的文章中表示“虽然美国的领导人应该时刻把美国利益置于首位,但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建造贸易保护主义的壁垒,关闭市场或者通过种种行为使美国孤立于我们的盟友之外”客观的讲,目前支撑美国国家形象的是其足够雄厚的国家实力,一旦美国在国际政治领域不再具有绝对优势,将会是墙倒众人推的景观   最后,美国面临着忠诚盟友的倒戈威胁随着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一带一路等倡议的发起,各国看到可以选择依附的国家不止美国除了选择余地的扩大,各国还会发现搭中国的便车能获得更加公平的礼遇和客观的利润与此截然不同的是,美国正在进一步压榨盟友,提出的要求愈加苛刻和无礼,这使得美国盟友的忠诚度显著下降如果美国在遏制中国的过程中对其盟友再不断施压,是否会导致其同盟体系的瓦解回顾历史可以发现,西方的同盟是以利益为纽带的,共同利益是西方各国同盟的稳定器如果美国在对抗中国的过程中消耗过多精力,面对一个涣散的美国,盟友们还会继续效忠吗   以上简要的分析了美国遏制中国的反作用,中美均是世界大国,如果进入全面对抗不会有赢家佩雷菲特在分析18世纪的清朝和英国时说:“如果这两个世界当时增加接触,能相互吸取对方最成功的经验;如果那个早于别国几个世纪发明了印刷术与造纸,指南针与舵,炸药与火器的国家同那个刚刚驯服了蒸汽,并即将制服电力的国家把各自的发明融合起来,那么中国人与欧洲人之间的信息和技术交流必将使双方都取得飞速的进步那将是一场什么样的文化革命呀!”的确,中美关系深刻地影响着世界二十一世纪全球化程度空前加深,新一轮的科技革命正在加紧进行,在全人类都在热火朝天的为美好生活而不断努力的今天,中国离不开美国,美国离不开中国,世界离不开中国,世界也离不开美国,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美国的发展同样离不开世界能遏制中国发展的只有中国,能遏制美国发展的也只有美国希望中美能在未来的长期交往中酝酿出一种有创造性的大国间政治协调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