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技之光到日暮西山:世纪之争尘埃落定,历史终将为一切参与者正名! ...

时间:2017-07-09 12:42:02166网络整理admin

  日常来看,正如其CEO所说那样:良心虽来自中国,但现在已经是国际企业…. 12月23日,在“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联想前总工程师倪光南院士,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讲 会上,倪光南院士一上来,就毫不客气的进行了批驳: “联想公司利润过去是靠创新产品,但是现在靠什么现在它最稳定的利润来源是房地产” 当然,作为对这个自己曾一手参与发展的企业所表示的失望,倪光南院士还特意举出了华为来作为反例: 联想与华为这30年犹如“龟兔赛跑”联想估值曾一度是华为的5倍,而现在华为估值已是联想的50倍 不可否认,戎评看到这里也可谓是感慨万千 谁能想到仅仅30年不到,曾经被全国寄予厚望的“科技企业”,竟已被甩开了一个“250”的距离…. 有个事实不容否认:没有谁比倪光南更有资格对联想进行评价 可能有人可能要问了:“倪光南”凭什么 1961年,从南京工学院无线电本科毕业的倪光南,从毕业起就被分配到了中科院计算所! 不得不说,在那个识字就算“学问人”,造原子弹都只有手摇计算机的年代里,倪光南此人,无论是学历还是科研内容,都是一般人所难以理解的: 他参与了我国第一台通用型计算机—“119机”的研究过程 仅仅3年,通用浮点44二进制位、5万次/秒运算速度的世界最快电子管计算机“119机”就问世交付 虽然,从技术层面讲,当年中国的“119机”与同时期已经开始转战“晶体管计算机”领域的美苏相比,并不能称的上是“极高水平”,但是在解决“有无”这个本质问题上,中国总算是迈出了并不落后的第一步! 而当年,被评为中科院计算所先进工作者的倪光南,则是这历史一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不过,对于年轻的倪光南而言,“119机”只是一个开始 1968年,倪光南参与了我国第一台显示器“717”的研发工作,作为主要负责汉字显示模块项目组的负责人,他在之后的工作中不仅出色的完成了项目任务,在1979年时,更是主导研发出了“手写文字识别机” 和“111汉字信息处理实验系统”两项主要成果! 但是,谁能想到就是这两项科研成果,竟成为了后来中国产业世纪之争的起点 意气风发的倪光南没想到 那个尚没有半点苗头的“传达室”小公司,同样也没想到…. 不论我们是否相信,1983年当倪光南放弃在加拿大国家研究院工作的机会,怀揣一堆看似无用的电子器件回国时,一个中国PC领域的新时代开始了 当年,回国之后的倪光南,很快就在自己“手写文字识别机” 和“111汉字信息处理实验系统”科研成果的基础上,申请了“联想式记忆汉卡”课题组,在与美国IBM机完美融合后的1985年,一套挂靠在“中科院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下的跨时代产品,正式诞生 【小程序不支持转载】 不可否认,当年的“联想式记忆汉卡”虽然是基于美国齐洛格(zilog)公司芯片上的一款改造,但是在那个计算机难以编辑汉字,国内相关操作人员一度视汉字为累赘而被迫改用拉丁文字的年代,倪光南组织研发的这款可以高效输入汉字的“联想式记忆汉卡”,简直就是“神作”! 当年,这成为了“中科院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的第一个现金牛产品,每一套都利润上千的产品,使得该公司年均收入增长达到了500%! 仅仅3年不到,“汉卡”就累计创造了1200多万的纯利润,而在之后的10年间,仅仅利税一项,此项产品就为国家贡献了上亿元! 鉴于“联想式汉卡”的卓越表现,1989年时,“中科院计算所新技术发展公司”正式更名为联想集团,倪光南出任总工程师,柳某出任副总经理 那年,一道无人怀疑的中国“科技之光”,就这样刺破苍穹… 但是,就是在“联想式汉卡”获得巨大市场成功的情况下,倪光南依旧没有选择停下 事实上,早在1988年时,倪光南就到中国香港组建了电脑主板和扩展卡研发部门,仅仅两年后,联想汉卡的全部产品就彻底摆脱了美国芯片的依赖全部自主! 而此时 就在联想年营收入已经达到上亿级别 就在世界总线集成控制还主要只是在硅版上布局,尚未集成到芯片 就在技嘉、华硕、微星、台积电、升技等几家主流电脑主板公司刚刚才成立一两年的时代里 倪光南所带领的技术团队就已经成功研发了自主知识产权的主板和芯片! 1991年,倪光南立项的激光打印用芯片已经媲美当年的惠普原装芯片; 1992年,倪光南立项的程控交换机事业部无论是性能还是稳定性都碾压同时代的华为,仅仅一个事业部的营收入就超过了整个华为公司; 1993年,联想自主研发的五款芯片进入世界同类产品的一线阵营! 依靠核心部件的自主知识产群及各项专利,当年的联想虽然在世界市场依旧只是一个不太起眼的“小虾米”,但是在中国市场,却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高科技企业标杆! 转折发生在1993年 这一年,倪光南组织筹建的芯片设计部门—联想微电子设计中心,做出了抢夺世界科技前沿高地,向CPU(中央处理器)进军的目标方向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在之前七年里都与总工倪光南珠联璧合的柳某,却罕见的高举反对! 理由很简单:财力不够 不可否认,1993年的联想虽然年营收总额已经达到了骇人的十几亿人民币,但是倘若将利润全部砸到“中央处理器”的研发上,不仅意味着公司的分红可能中止,其中的风险更是以“市场盈利”为主要目标任务的柳某,所难以承受的! 对此,倪光南虽然很无奈,但是他没有放弃:他以“联想微电子设计中心”的名义,联合了复旦大学和长江电脑公司合作入股进行国产“中央处理器”的研究,国家科技部闻讯后也当即划拨了一笔财政补贴进行支持,到年底时,三方合作洽谈正式敲定,1994年宏图大展似有可期…. 但是,就在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推进时,噩耗传来: 柳某临场变卦,不仅对国产“中央处理器”的研发持反对态度,更是对“微电子研发中心”的继续存在,表示了质疑! 这急坏了倪光南 当年,对于柳某决策变卦将带来的严重后果,无计可施的倪光南最终选择向国家科技部和中科院写信进行举报 这使得柳倪二人彻底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敌 最终,在中央调查组的干预下,倪光南总工程师的职务被解除、柳某则被判定存在工作失误,但不存在违法违纪问题 1995年,倪光南被停职; 1996年,(联想)提倡了十年的‘技工贸’道路被改了一个顺序,变成了‘贸工技’ 1999年,联想集团正式解聘倪光南,“贸工技”发展道路得到最终确认 不可否认,在今人看来,当年那场对决的结果是令人“痛心疾首”的 在倪光南离职后的很短时间内,中国当年包括板卡团队、程控交换机团队、打印机芯片团队等,最大、最先进的民营微电子芯片研发团队在运营良好的情况下,惨遭柳某解散! 自此,联想再也没有投入过核心技术研发,他们安心做起了电脑组装生意和房地产投资…. 如今,我们再去争论当年的“技贸之争”似乎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 道理很简单:对于技工贸还是贸工技,历史已经给出最正确的答案 1993年,也就是在”柳倪之争”被彻底摆上桌面后的当年,联想就放弃了已经通过国家“火炬计划”验收,具备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系列微机,转而拥抱了技术更为先进的美国IBM 自此,进入了“奔腾时代”的联想,在取得对其他国产微机绝对技术压制的情况下一路高歌,仅仅一年他就成功在香港上市,市值数倍膨胀! 不可否认,当年站在一家公司的角度来看,柳某是正确的 要知道1993年放眼全球个人电脑市场,唯一还在负隅顽抗“微软—英特尔联盟”(Wintel联盟)的,恐怕也仅剩日本NEC的PC98系列 柳某明白,在这样的“大势”下,与其耗尽人力物力去博取一个并不确定且注定惨烈的飘渺未来,还不如趁着国内的市场空白,在“狼来了”之前,率先与Wintel联盟的对手IBM达成合作,并以此争取最大的利益! 显然,至少在当年看来他是“赌”对了 1996年,联想首次位居国内市场占有率首位 1999:联想成为亚太市场顶级电脑商,在全国电子百强中名列第一 2000:联想股价急剧增长,在跻身香港旗舰型高科技股的同时更是被世界投资者评为“中国最佳公司” 站在公司及投资人角度来看,仅仅几年就将蛋糕做大成了“天文数字”的略微牺牲是值得的 但是站在科技奠基人的角度,站在国家民族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这个做到了“最佳”的公司,却早已失去了那曾被寄予厚望的“科技”….. 某种程度上来讲,没有了倪光南的联想,已经成为“制造车间+营销公司” 但是,当年的倪光南还是败了 当然,败的不仅仅是倪光南,被誉为“汉字激光照排系统之父”的王选、四通打印机创始人王辑志…. 当年,围绕技工贸与贸工技的发展思路,总工程师与总裁之间的矛盾几乎都是以总工程师的失败而告终! 对此,我们可以将其称为“命运”,正如有句话所说的那样: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但是也要考虑历史的进程 但是,历史是公正的,他终将为一切参与者正名 当胸怀天下的重“技”者熬过了起步的艰难,当格局仅限于“公司利益”的所谓中国第一,榨尽了资本的最后利益之后,一切必将回归正朔… 2001年,刚刚完成业务拆分的联想集团新任CEO杨某,在上任之后第一位拜访的企业家就是华为的任正非 在谈话中,杨某对华为以创新为龙头的市场探索表示艳羡之余,更是取经该如何转型为“高科技”…. 但是对于这个后辈的取经,当年的任正非也只是以一个前辈的口吻对他说: 开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你要做好投入几十个亿几年也不冒泡的准备,联想是上市公司,就算你同意,股东也不会同意! 最后,任老爷子甚至开玩笑地说: 你们市场销售搞得不错嘛,要不你们就卖华为的产品吧 那一刻,倪光南的“焦虑”就这样在曾经正眼都不瞧上一眼的华为身上被率先验证 而仅仅17年后的今天,一道来自美国“掐脖子”的芯片之耻,更是打碎了我们三十年来的骄傲! 如今,只要一说起联想,很多人都会自然的将之与华为进行对比 不可否认,与“嫡”出中科院、最初定位就是科技企业,享尽了国家优惠政策和科研资源红利的联想相比,华为当年真的可谓是“不名一文”! 正如1999年任正非在参观中关村后所说的那样: 联想有管理没技术,方正有技术没管理,华为既没管理又没技术 但是我们也看到了,就是这个当年既没管理、又没技术的“不名一文”,如今却成长为了一个令任何意图围剿中国的竞争对手欲除之而后快却束手无策的“恐怖存在”! 虽然,对于将联想与华为进行粗暴对比的做法在戎评看来是有待商榷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从两者不同思维下截然不同的结局中,探寻未来中国的发展“真理”: 个人的价值实现固然重要,但同样也需要考虑国家民族! 显然,在这一点上且不提华为是否已经探寻到了一个相对平衡的发展点,在5G之争中都能够临阵倒戈高呼以“技术为先”的联想,显然是失衡的…. 当然,更令人愤怒的还是撇开这些民族和国家的“大义”之外,这个曾经在艰难起步阶段倍受祖国和人民哺育的民族企业,所做所为令人寒心! 2014年,美国劳军组织CEO罗杰斯表示: 作为帮扶中心唯一的合作伙伴,联想倾力协助我们工作,捐赠了大批电脑,这些都给那些为保卫祖国而流血牺牲的战士和他们的家人,带来科技便捷 随后,联想公司承认:联想已经与美国劳军组织达成合作关系… 对于联想当年具体的捐赠规模,个中内情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既然让一向财大气粗的美国人都能够亲自感谢并以“大批”作为措辞,想必数量,至少比2009年向60所民族小学捐赠的总计60台电脑和80个U盘、2012年向北京藏族学生捐赠120台笔记本、2016年向厦大附属幼儿园捐赠10台电脑,要多的多! 当然,更令人寒心的不仅如此 2017年,联想国内外市场销售总额占比分别为28%和72%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作为72%销售比值的海外市场却亏损了2.44亿美元,而28%的国内销售总额,却让联想赚了整整5.39亿美元! 造成这一诡异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同型号产品,联想在海外销售价格,要明显低于国内 以去年上市的联想高性能笔记本—ThinkPad X1 Carbon为例: 同等配置,其中国税前售价高达24999元,美国税前售价却低至1999美元,合人民币也才12572元人民币! 当然,对于这种巨大的价差,其CEO将锅甩给了中国的“税收” 但是即使扣除掉17%的增值税,其国内售价依旧高达21367元,比美国贵了整整70%…. 当然,价格贵还不算最致命的: 2006年,联想“飞线门”,全球除中国外被全部召回,联想宣称:中国人应该支持民族企业; 2008年,联想“换屏门”Y430中国版本被提供劣质屏幕,联想宣称:中国人应该支持民族企业; 2011年联想“闪屏门”、2013年联想针对中国市场的三重配置“阉割门”、14年、15年…每次在歧视完中国市场之后,联想总会一次次宣称:中国人应该支持民族企业; 好吧,我们支持“民族企业”,我们不找联想麻烦 2014年,联想向美军捐赠大批电脑,联想解释自己的是“全球公司”,利益为先; 2017年9月18日,联想在“国耻日”当天印发“日本武士刀”促销海报,联想说这该美国总公司管辖; 2018年,联想5G投票旧事被翻出,柳某说技术没有国界; 好一个联想、好一个“民族企业”、好一个“美帝良心想”!